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探索电信领先国家高速增长模式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8-12-29 20:51:41

马思宇 肖洪涛

美国的交织变化模式、日本的梯田式发展模式、英国的多振荡模式……尽管同为发达国家,但因为具体的国情不同、历史背景不同,各国电信发展模式也不尽相同。不同的发展模式背后都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本文通过分析当前电信领先国家在电信发展历史上增长的高峰期,尝试剖析其背后的要素,旨在对我国电信行业宏观调控提供一定的思路。

1.美国——交织变化的超滞模式

美国的人均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率呈现交织变化的超滞模式。对美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1),可以发现人均电信收入增长低于人均GDP增长的情况集中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其余时段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呈现出大体一致或者高于的关系。在最近30年中,美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出现了3次波峰。

波峰1:1981年美国贝尔集团业务发展迅速,市场垄断地位不断加强,1982年美国政府提出分解贝尔集团,紧接着,美国在1983年开始引进移动业务,上述原因促进了美国出现了短期的电信收入增长速度高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

波峰2:系统分拆贝尔集团后的第5年,美国电信市场在1989年再次达到充分市场竞争的状态,充分的市场竞争状态促进了电信收入的增长。

波峰3:1996年颁布新的电信法,美国电信业务市场进一步放开,电信市场竞争更加充分,为电信收入增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美国电信业发展模式给我们的启示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技术替代和市场开放是带动美国电信行业高速发展的积极因素。

2.德国——大体同步的发展模式

德国的人均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率多年来保持了大体同步的发展水平,某些时候,前者略高于后者。对德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2),可以发现德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也出现了3次波峰。

波峰1:德国在1987年达到电信发展的高峰期,这个波峰的出现与经济大发展以及电信行业稳步协调发展有关。

波峰2:1989年以前,即在德国电信改组前,德国电信市场的人均电信收入与人均GDP发展大致保持同步增长或略滞后的关系,但1990~1991年,德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关系变数较大,同时也迎来了德国电信收入增长的第二个高峰。这主要受两方面原因影响:一是1989年7月1日德国邮电部门实施改革,将德国邮电部所管辖的邮政总局改建为三个独立企业;二是 1990年2月,德国进一步开放移动业务市场,对德国电信市场带来较大的冲击,并迎来了第二次发展高峰。

波峰3:从1992年开始德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率保持高于人均GDP增长的水平,特别是在1995年,德国开始推行第二阶段改革,其核心内容是把三个国有企业逐步变为控股公司,同时决定将邮电业务逐步向国内外开放市场,迎来了德国电信市场第三波电信高速增长。

德国电信业发展模式给我们的启示是:在其他条件不变情况下,良好的宏观经济运行环境和市场开放为电信行业增长提供了稳定的基础;电信业改革会对市场造成冲击震荡,但成功的改革后对市场有较大的拉动作用。

3.英国——滞后、震动的模式

英国的人均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率不具有粘粘性,长期以来振荡不已,与人均GDP增长率交织变化,1996年以后保持了高于人均GDP增长率的水平。对英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2),可以发现与美国和德国类似,英国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也出现了3次波峰。

波峰1:1980年英国政府着手将英国邮电分为英国电信公司和英国皇家邮政公司,带来了电信行业发展的第一个高峰。

波峰2:为提高英国电信行业运营效率,1984年英国国会推出电信法,成立电信管制局,同年8月,将英国国营电信公司改组为股份公司。在移动市场,1985年英国授予Cellnet 和 Vodafone为期25年的经营移动络和提供服务的牌照,初步的市场竞争格局形成,迎来电信市场第二个高峰。

波峰3:1997年2月15日,英国与WTO的69个缔约国达成协议,互相开放本国的基础电信市场(1995年OFTEL发表《有效竞争框架》,决定1996年在国际通信业务市场引入竞争机制,1997年年底,国际业务市场开放),迎来英国电信市场的第三次高峰。

英国电信业发展模式给我们的启示是:电信邮政分离、企业运作市场化和股份化、引入竞争、放开电信市场是拉动英国电信行业高速发展的主要因素。

4.法国——大体超前模式

对法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4),可以发现法国先后在1978年、1986年、1990年和2000年出现4次明显的波峰,但波峰值逐步降低。进一步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特点。

在20世纪70年代初,法国政府意识到电信的落后直接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增长,因此加大对电信投资,特别是法国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1976年~1980年)发起的“优先行动计划”,向电信加大投资和实施倾斜政策,使得法国电信发展由低谷走出(20世纪70年代初普及率还不及西班牙),其中在1978年投资规模达到最高峰。

与1986年业务市场达到高峰而言,1987年法国增值络业务和移动市场相继开放,市场竞争的加剧导致后续电信收入增长缓慢。

1990年为电信大改革的年代,同时出台了《邮电公共企业组织法》和《电信管制法》,从体制上改变了从1923年以来的邮政与电信的法律地位,将邮政总局和电信总局改为公共企业,成立了法国邮政公司和法国电信公司。

2000年法国电信收购Orange,互联业务和国际电信业务发展迅速,带动法国电信市场发展的一个小高潮。

法国电信业发展模式告诉我们,国家宏观调控及投资政策、电信市场开放和邮政电信企业分离以及电信市场重要并购重组是拉动法国电信市场高速增长的主要因素。

5.日本——梯田式发展

日本的人均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率呈现梯田式的变化,对日本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5),可以发现日本人均电信收入增长同样也出现了3次波峰。

波峰1:1977年日本电信行业稳步发展,迎来第一个发展高峰。

波峰2:1985年的日本电信工业自由化为日本电信经济繁荣增长提供了大好的发展环境,日本政府制订了一系列法律法规来引导国内市场的开放,特别是1985年以来,日本政府颁布的《电气通信事业法》和《重组NTT》,促进了日本电信私有化改革的进程,1986年日本电信收入增长达到继1977年后的第二个历史高峰,增速逼近50%。

波峰3: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进一步改革电信体制。1991年NTT私有化进程开始,1992年日本决定部分开放对外资的限制,外资可拥有NTT和KDD约20%的股份,同年,DoCoMo从NTT独立出来成立股份公司。1999年7月,NTT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NTT分拆为NTT东、NTT西和一家国际长途公司,再次掀起日本电信行业发展小高潮。

日本电信业发展模式告诉我们,电信业务发展初期的稳步增长、电信改革私有化及电信企业分拆引入竞争是日本电信行业高速增长的主要拉动因素。

6.韩国——中间震动波式的超前模式

韩国的人均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率呈现中间震动波式的超前模式,对韩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速度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见图6),可以发现韩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出现了4次波峰。

波峰1:1982年1月韩国成立了韩国电信公司(KTA),主要提供国内、国际长途电信业务;同年,韩国数据通信公司(DACOM)成立,主要提供数字通信业务,随后公司的经营范围扩展到了国内、国际长途电信业务以及增值业务。韩国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拉动其20年代70年代以来的第一轮高速增长。

波峰2:为了进一步发展电信产业,韩国政府于1987年放松了对电信运营商的管制,在5月公布了KTA私营化方针,推动私有化进程,导致了韩国电信市场短期内的波动, 期间出现第二波高速增长。

波峰3:韩国政府在1990年修改了电信法和公用电信企业法,7月宣布允许在移动、数据和语音领域出现双垄断的局面,开始逐步放松电信管制,对外开放电信市场;为了适应WTO开放基础电信市场的需要,韩国政府在1996年宣布外国公司可以有限制地进入韩国电信市场,而1996年是韩国第七个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此时,韩国电信市场迎来第三个发展高峰;

波峰4:1999年,韩国政府在固引入竞争,成立Hanarot电信公司,引发了韩国市场第四波高速增长。

韩国电信业发展模式告诉我们,引入竞争、企业私有化和市场放开是拉动韩国电信行业增长重要因素。

将上述电信领先国家电信行业出现高速增长的原因进行总结,可以得到如表1所示的结论。

纵观各国电信发展历程,具有如下规律:第一,不同国情决定各国电信发展具有不同的发展模式。第二,引入竞争,市场开放是各国出现电信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第三,国家电信投资力度,技术替代等其他因素对电信市场发展有较大影响。

以前文分析电信领先国家不同的电信增长模式为基础分析我国电信增长模式,图7为我国人均电信收入与人均GDP增长率对比情况。

对上图中国人均电信收入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速度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如下特点。

波峰1:1978年我国对外改革开放,电信行业开始有高于经济发展的态势,1979年当时的邮电部强调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通信为中心,重新确立邮电通信的基础地位,决定实施优先发展,适度超前的战略,1981年我国电信业迎来了收入增长的第一波高峰。

波峰2:1988年是国民经济发展较快的一年,也是邮电通信从起步到加快发展的重要时点。人均电信收入增长率保持了高于人均GDP增长率大约20%的水平。

波峰3:1993年8月,国务院批准了邮电部有关文件,正式向社会开放无线寻呼业务、800MHz集群、450MHz无线移动通信、国内VAST等9种电信业务。

波峰4:从1994年开始,我国打破原有中国电信的垄断地位,1995年,人均电信收入增速与人均GDP增速对比,超前度超过80%,主要原因是1995年是电信大规模投资拉动电信市场增长。

借鉴国外电信高速增长阶段所采取的宏观调控手段,纵观我国电信行业发展历史,一方面,我国电信行业具有后发优势,另一方面,我国人口众多,市场增长率快于国际上其他国家在该阶段的增长速度。在经历过几个电信行业发展高峰之后,我国在短期内不大可能出现大幅度的增长,但不排除较长一段时间内,受技术替代、市场放开及政府普遍服务等管制倾斜政策的影响,我国有可能迎来下一轮的电信发展高峰。

星力捕鱼
麒麟大厅房卡
补课袋

相关推荐